新闻资讯 分类
OB真人当它们站上肉贩子的磅秤!宠物市场“深冬”调查

  OB真人——岁末,开封杨丰宠物市场,买家卖家几句讨价还价,一只泰迪犬完成转手,从被牵到秤上到被塞进“肉狗车”的铁笼,它始终一声没叫,乖乖配合着二人。

  在这座规模位列全国前四的宠物市场,财联社记者看到,现今最忙碌的就数 “肉狗车”,车上铁笼里几乎塞满了大大小小遭弃养的各种宠物犬。

  同一时点,千里以外的四川,一位宠物店主正为“很多时候一两天都开不了张”犯愁。她告诉财联社记者,“现在卖狗的比买狗的多”,500平米的店铺每月房租就要两万,“已经亏损半年多了”。

  买家难觅、价格雪崩、弃养成风、经营困难,这是财联社记者近期采访多地宠物业者所了解到的普遍现况。受此前疫情的综合影响,养宠人群收入下滑导致需求“急冻”,叠加上游繁育环节前期盲目扩张造成的过剩,宠物市场自去年下半年陷入“深冬”。寒潮席卷着从繁育到交易到下游消费等诸多环节。资本市场上,“它经济”板块的新上市及拟上市公司虽争先恐后而来,但在现实环境的压抑下,标杆个股走势低迷疲弱。

  待冬去春来,凋萎的上游市场能否随着消费提振迎来复苏?被上市公司视作战略重点的国内宠物消费是否将如预期般持续增长?猫猫狗狗的2023无疑充满着悬念,对此,不少从业者持谨慎乐观:“毕竟再差也不会比如今更差吧。”

  “好好养的话,人一辈子也就能养两条狗,要养就得下决心,养到它老。如果有可能弃养,那就别买我的狗。我宁愿不赚这个钱。”在开封市新宋路上的杨丰宠物市场,一家犬舍的店主请顾客想好再买,今后万勿弃养。

  虽正值岁末年初的“旺季”,但这家规模不小的店里顾客并不多,空闲下来后,店主告诉财联社记者,他之所以反复强调,就是因为“见得太多”。据这位店主观察,近期遭弃养的宠物犬数量不断增长,被市场上“肉狗车”拉走的狗比之前要多。甚至因为狗太多,肉狗的收购价也下来不少。“之前一斤是15元左右。”

  记者来到一辆“肉狗车”前,正遇一个40多岁的男子前来卖狗,在他电动车上的笼子里,关着一大一小两只泰迪犬。

  男子随即探身打开笼子,拽着大泰迪犬后颈,把狗拎到地上。“肉狗车”车主接过狗脖上栓的铁链,把泰迪犬牵到秤上。电子秤读数显示,它体重10.6斤。几句讨价还价后,这条泰迪犬以90元被转手。

  据财联社记者的现场观察,杨丰宠物市场内有不止一辆“肉狗车”。车上犬只大多为品种狗,包括比特犬、金毛犬、拉布拉多犬、喜乐蒂牧羊犬、泰迪犬、比熊犬、巴哥犬等等。

  对此,“肉狗车”旁的摊主称:“品种狗现在也不值钱了。以前品相一般的狗也能卖个几百一千,品相好的卖一两千、两三千;现在品相不好的卖不出去,品相好的也就卖五六百、七八百。”

  “尤其是中大型犬,现在人都住小区里了,小体格的狗还好养一点,大的养着很不方便,吃的多,运动量大要遛,生了小狗要接生照顾,小狗还卖不回钱,弃养的就比较多。”摊主补充道。

  前述犬舍店主也对记者分析称:“狗价比两三年前砍掉了一半左右,价格低了卖狗的更多。之前几千块买的狗,就不舍得扔,现在几百块买一条狗,养着不顺心了还转不了手,卖肉的话或许能回本几百块,弃养的人就比以前多了。”

  “还有一些是狗贩子去宠物主人那里收的。原主人以为低价卖了之后,狗贩子会转手卖给其他人养,但低价狗现在也很难出手,狗贩子收过来就送上‘肉狗车’。原主人那边可能还不知道,被自己卖掉的狗最后是这样的结局。”该店主叹道。

  一个摊位的猫主人向记者报价:“布偶猫3000元一只,蓝猫(纯蓝色英国短毛猫)500一只。搁在两三年前,布偶可要一万起呢,蓝猫怎么也得两三千吧。”

  记者向河南当地一家猫舍的负责人张琪核实价格,张琪称:“报价3000,一般布偶1500能成交,蓝猫报500的线块能买到。但前几年布偶猫价格高的时候,这种品相的猫确实能卖到一万,蓝猫价格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一两千左右。”

  卖不出去的猫怎么办?张琪说:“猫还是被放生的多。”但“放”了不一定“生”,张琪告诉记者:“很多品种的猫是无法适应野外的,特别是加菲猫这种,放到野外很难存活;像矮脚猫和折耳猫都有先天疾病,更不适合野外生存;聪明一点的英短猫、暹罗猫也很难度过寒冬。有资料说,野猫能扛过冬天的也就一半,更别说这些品种的猫了。”

  “卖狗的比买狗的多,口水说干了都没人买。”四川的宠物店主陈双告诉记者。陈双的父亲、叔叔都是兽医,前两年行业红火时,她在当地开了个大型宠物会所,面积有500平方米,投资近200万元。

  “现在每天能卖一个都算生意特别好了,很多时候一两天不开张都有。前几年生意好的时候,店里的宠物一天就能卖光。”陈双感叹道。财联社记者看到,陈双店里约有30多只宠物待售,其中一大半都是宠物狗。

  当地另一位店主从事宠物繁育、售卖已有十多年,他边清理着店里的宠物粪便边告诉记者:“前两年,卖条狗能赚上千元,有时我不高兴还不卖了。但现在,一直守在店里等着顾客来,买宠物的人还是很少。”

  经济发达的苏南,宠物市场同样遭遇量价齐跌。苏州一家宠物医院负责人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以比熊犬为例,此前大概是3000到5000元一只,现在普遍只要1000多,甚至有的宠物医院还推出了充会员送猫狗的“优惠”。

  在上游繁育环节,此前的盲目扩张也加速了市场价格体系的崩塌。河南一家动物药品公司的业务经理告诉财联社记者:“早年宠物价格高是因为市场数量少,加之品种炒作推波助澜。但猫狗的繁育速度本身就比较快,现在繁育的多了,价格自然撑不住。”

  张琪也表示,前几年新生小猫根本不愁卖,引来众多新手进入繁育行业。对个别品种如今的价格暴跌,张琪解释:“一些网红猫舍、犬舍和流量大V会每隔一两年炒作一个品种,诸如这些年的布偶OB真人、暹罗和金渐层等。一个品种的热度只能保持一两年,因为经炒作后,大量的人开始参与这个品种的繁育,初期大家争抢种公种母,价格就高OB真人。一年多后,大大小小的猫舍和宠物店都有了这样的品种,一般这时候,价格基本是断崖式下降。”

  在陈双看来,其实猫狗繁育和猪周期原理有点类似。“某个品种火了,价格相对较高,市场就大量繁育,但随着市场保有量提升,价格又降了下来。”但又与猪肉消费的相对刚性不同,宠物猫狗的需求弹性更大,更易受到经济大环境影响。陈双告诉记者:“每周五都有重庆的贩子过来收狗,但比以前也少了很多。我们本地市场萎缩极不景气,可能只有准一线城市以上的市场会好一些。”

  “现在天天晚上失眠,压力很大。”陈双叹道,每月房租都要两万,加上人工水电等成本,她已经亏损半年多了。

  开封杨丰宠物市场附近,多家宠物食品用品店的店主均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自从宠物价格下跌后,他们的生意便明显不如以前了。

  就此现象,开封当地一家大型犬舍的店主作了个形象的比喻:“宠物消费跟车一样,你要买辆一百多万的车,机油肯定得用好的,要是买台一两万的二手车,保养不保养还两说呢。”

  而据一些宠物业者分析,作为近年的养宠主力军,因受疫情影响,年轻一族在工作及收入方面趋于不稳定,是导致宠物消费滑坡的主要原因。此外,年轻人的网购习惯也令线下渠道日渐式微。

  “此前几年,宠物数量是明显增加的,特别是年轻养宠人群,比早先要多太多了。”河南一家大型宠物诊所的动物医生告诉财联社记者。这正与行业机构的统计吻合:根据《2021年中国宠物行业》,宠物主中90后占比已达46.3%,其中近半数还是95后。

  这位动物医生补充道,一些年轻人负债养宠,也可能降低宠物消费。他告诉记者:“现在养宠物的很多是刚毕业或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,他们普遍是负债养宠物,养活自己都不容易,还要养宠物。”

  对于经济压力下的退而求其次,一名受访的宠物主坦承:一开始猫咪刚到家里时,喂的是600元一袋的进口粮,但现在因收入减少,家庭开销加大,猫咪的口粮预算下降,“改喂300元左右的国产粮了”。“现在低端粮的需求还是可以的,高端粮‘降档’也非常明显。”河南一家宠物美容店的店主告诉记者。

  在陈双看来,物价上涨后,同样工资条件下,很多人自然会选择减少宠物支出,甚至退出养宠。“除了新一线城市,以中小城市的平均工资水平,在经济压力下,宠物市场其实是没法再提升的。市场容量没饱和,可(人们)却没有相应的经济实力去进行提升。”

  宠物消费市场与宠物数量规模及人均GDP呈高度正相关——在多份券商研报中,记者均注意到了此类观点。如中金公司近期的一份研报对日本宠物市场作了阶段分析:自2004年后,日本宠物行业增长渐缓,2005-2021年的年均增速仅为1.7%,增长近乎停滞主要缘于宠物数量触及高峰并回落,及日本人均GDP增长乏力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这一典型的存量化市场中,宠物食品权重仅占四分之一,其中本土品牌的市占率通过激烈竞争得以显著提升。

  反观我国市场,虽然各研究机构的主流观点是宠物消费方兴未艾,宠物食品空间广阔(当前规模约千亿级别,在宠物消费市场占比约50%),但透过资本市场的窗口,激烈竞争的火苗早已蹿动不休。

  自2017年佩蒂股份(300673.SZ)、中宠股份(002891.SZ)先后上市起,目前A股中以宠物消费为核心主业的上市公司达到了6家,包括2021年上市的依依股份(001206.SZ),去年登陆深交所及北交所的天元宠物(301335.SZ)、源飞宠物(001222.SZ)、路斯股份( 832419.BJ)。此外,还有乖宝宠物IPO正待证监会注册,福贝宠物递交IPO申请,中恒宠物撤单待机。

  上述9家公司中,有5家专攻宠物食品,规模上以中宠、乖宝、佩蒂居前。其中,率先上市的、在打法和节奏上高度趋同:上市后次年(2018)两公司即启动新战略,佩蒂称“双轮驱动”积极参与国内市场竞争,中宠也“亮牌”明确“聚焦国内市场,聚焦品牌,聚焦主粮”;佩蒂、中宠皆用足再融资工具,通过定增、可转债紧锣密鼓募资扩产,推动产能成倍提升;渠道方面,线上线下联动争食份额,谋求“进口替代”。

  而就在上市公司数以10万吨计地投建宠物食品新产能的同时OB真人,线下推广却可能效果平平。记者在陈双店中采访时,恰好遇到某品牌销售员上门推广,但她并未接茬。“我们很少理会这些销售,因为市场不景气,我拿到货也不好卖。”陈双表示,最近来店里推销的销售人员比两年前要多很多,“前段时间某品牌的(区域)总经理都来(店里)推广了。”

  相比之下,线上拓展显得相对顺利。近期接受机构调研时表示,公司旗下自主品牌业已入驻天猫、京东、淘宝、拼多多、抖音、快手等各大平台电商及垂直电商。据东亚前海证券的最新研报,去年“双11”大促期间,中宠旗下Wanpy(顽皮)品牌的天猫及旗舰店销售额分别同比增长47%、50%;Zeal(真致)品牌天猫旗舰店销售额则同比增长了84%。

  不过,记者同时也注意到,在投资者互动平台,有投资者兼消费者近期曾向中宠股份吐槽其线上终端价格“紊乱”。此外,去年12月,公司副总经理李震以“个人原因”辞职。李震受聘于2020年底,简历显示他具有丰富的消费品领域营销经验。对于李震去职的具体原因,记者曾询问中宠股份方面,但未获进一步说明。

  虽然“它经济”公司上市热度不减,扩产雄心依旧,但对照二级市场的“晴雨表”来看,主流资金对宠物消费板块的中短期前景暂无太高期许。

  自2021年发布以来,东财“宠物经济”指数已连续两年大跌,跌幅分别达12.21%、21.68%。个股方面,近两年新上市的、目前陷于破发状态。中宠股份、也都连续两年股价受挫,特别是去年10月中下旬的断崖式跳水,以跌宕的K线形态勾勒出了市场预期的波动。

  “这是在担心海外陷入衰退导致外需不足,同时国内今年可能开启‘鸡周期’,或将加重宠物食品企业的成本压力。”有市场分析人士向财联社记者“解读”道。

  目前,除了主要定位中端市场的乖宝宠物境内收入占比稳定在50%以上,且能保持较高增速外,中宠、佩蒂等仍主要依靠外需。

  财务数据显示,虽然各家公司都把国内市场视作必争之地,但在去年上半年,中宠股份、佩蒂股份的国内销售占比分别为24.12%、12.96%,较2021年上半年还回落了0.85个、1.39个百分点。其中,中宠股份去年上半年国内收入同比增幅22%,落后于境外业务增速的回升;佩蒂股份的国内业务收入则仅获个位数增长,业绩贡献更为有限。

  在宠物繁育、交易等上游环节,正处“深冬”的国内市场2023年能否迎来转机,进而打开的上行空间?

  对此,四川宠物协会秘书长张勇兵向财联社记者表示:“前两年受疫情影响,经济不景气,消费不振,宠物繁育出现一定缩减是正常现象。但整个产业对2023年的景气度还是比较看好,比较有信心的。宠物产业链整体是在上行的。”

  此前的疫情影响有多大?开封一家高端犬舍的店主诉苦道:“小狗一个月到两个月大的时候最好卖,看着很可爱。到三四个月就进了‘尴尬期’,个头长得快,换毛颜值会下降。此前因为疫情,托运发不出去,客户定的狗进了尴尬期,毛也掉了,脸也不好看了,就容易丢生意。”

  对于今年的市场行情,该店主持谨慎态度:“现在消费不好,行情会是什么样不好说。”但更多的人是相对乐观的。陈双表示:“我和周围宠物店老板想法差不多,毕竟再差也不会比如今更差吧。今年估计要3月份以后才会开始好一些。”

  张勇兵虽也相对乐观,但仍指出:“(最上游的)繁育环节有其独特性和周期性,繁育需要一些品种价值的升高来刺激产业发展。”

  相比之下,陈双等业内人士的乐观来自产能出清。她告诉记者:“去年我身边做繁育的至少减少了七成。”开封犬舍店主也表示,当地宠物繁育产能退出较多,“去年行情差,很多做繁育的都不干了。”

  “也有很多繁育产能只是‘休眠’了。之前有一个高端加菲猫舍,几个明星都买过他家的猫,去年转行卖首饰去了,不过最近又开始有猫出来了。”张琪告诉记者。

  对于宠物食品行业的中长期发展空间,财联社记者近日梳理了券商研究机构的普遍观点,可概括为“三低”:低家庭养宠渗透率,我国家庭养宠渗透率约20%,还不到日本、美国的二分之一和三分之一;低专业食品渗透率,2021年我国专业、猫粮渗透率分别为 16.2%、29.9%,美国则分别达75.5%、89.8%;低行业集中度,2021年美国、中国市场行业前十的市占率分别为40.5%、18.6%。

  山东省宠物行业协会会长安中平就此指出,宠物行业在中国发展较快,吸引了很多厂家和资本的注意,这几年因为疫情,行业受到了一定影响,但发展趋势不变。“国外市场属于成熟市场,增速通常在个位数,未来,是得国内市场者得天下。”

  “(宠物食品)行业目前仍处于混沌的发展状态,未来市场集中度会不断提升,部分品牌有希望跑出来,有的品牌则会被淘汰掉。”安中平表示,当前国内市场如乖宝、中宠等企业做得不错,但行业仍处于群雄并起的阶段,谁也没有高深的护城河。

  在这一现状下,借力资本、扩张体量、抢占市场成了企业的最佳选项。如目前国内销售规模领先的乖宝宠物,2018至2022年上半年,公司销售费用累计已超13亿元,销售费用相对营收占比近14%,远超同行。

  路斯股份目前国内业务收入占比约四分之一,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财联社记者,去年新增的肉粉产品和冻干产品主要通过境内渠道销售,未来公司主粮项目投产后,也主要面向国内市场,届时国内国外营收将各占一半。

  在山东一家老牌宠物食品企业的负责人看来,国内市场将决定行业格局和企业未来的身位。“拿我们公司来说,虽在宠物食品领域起步较早,但国内渠道建设和产能没跟上,现在被多家企业超越,非常遗憾。将来,我们要做的就是奋力追赶,加快在国内市场布局。”

  国内企业持续发力之下,去年“双11”的天猫数据显示,猫粮、的销量前十中,国产品牌已拥有半数席位。

  产品品质方面,安中平表示,国内企业在部分领域与国外比仍有差距,国际大厂在动物营养等基础科学方面积累雄厚。如膨化粮,国内产品与进口产品在稳定性方面就有差距。

  但安中平也指出,国内企业通过探索,在有些领域拉平了差距,在有的方面甚至取得领先。如宠物湿粮、鲜肉粮、烘焙粮甚至超越国外。“有些企业拿着猪饲料的思维做宠物食品,在行业内被称为垃圾粮,也有企业一开始就按照出口标准做,品质比较高。”

  “目前,国内在品牌端竞争比较激烈,但优质供应链企业也较稀缺。我们预计,宠物经济特别是宠物食品行业还有十年的黄金增长期,国内企业在此期间存在很多机会。”安中平表示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OB真人·(中国)官方登录 版权所有